姗姗视频

禽老奸校的女儿fc9

我叫徐宜,是大附高等中二年的生,今年17,天,我的父母和我的胞胎姐姐宜真一早便外出探友,
而我也了好友出去逛街,在10不到,也差不多出了。我穿戴整,正准出,突然了起。

我打一看,竟然是我的化老仁佑。

老二十八、九左右,年,相貌英俊,教挺有一套,他教出的生化成普遍都非常不,而且文雅,待人
和又趣,因此男同容易他成大朋友一交往,而女生也容易他幻想成心目中的白王子。

但是,正所知人知面不知心,能想到位受人戴和尊敬的年教心猥、淫,我曾眼到他在化室里面他自
己所的班上的一女同手,那名女同校服衫敞,衣半吊,也被褪到了膝上,而仁佑的一只大手就在那丰的
胸脯上摸,面。那名女同想反抗,但是一年少女子怕羞,不敢大,二有自己升件大事全握在仁佑手中,
所以她也只能小哀求仁佑,于仁佑的猥行半推半就。

我得赶就跑,生怕仁佑看到自己,仁佑后究竟那名女生怎了我也不知道。事后也不敢,因不有人相
信的,其中包括我的母——大附高等中的校。因仁佑初便是我母的生,可以,是我母他一手栽培成才的。
母曾半玩笑半真地我:「我自己的女儿都偶然我撒小,但仁佑有我半句,我他一手栽培出,所以我相信
他。」甚至透露,退休,可能就校交仁佑。

那天之后,我便可以躲仁佑,上有也不再去教他。而我看他看女生的眼生,柔中也确包含一份淫邪。

所以,今天我看到他突然出在口,不由得一慌。

「……老……你怎么了……噢,你是找我的吧,她……她不在……出去了……」我想不出他的原因,
也是找我母的,只希望他快离。

「哦?原芝姐不在啊?我……只是你做家的,芝姐不在也系,我也就是想了解一下你最近的情。」

,也等我反,便了,我也不便撕下他赶出去。心里想,我就是校,要你做什么「家」。

仁佑走客,便往沙上一座,后我家了一圈。

我家是一的小墅,一先是一玄小,是通往二的梯。朝南是客,朝北是房和餐,客往西便是我父母的
房和一客房。二是我、姐姐有父母的房,共三,浴室都是每房的,另外,二有一我和姐姐的小房。

仁佑坐在客的一沙上,而我只能坐在斜的另一人沙上,心下忐忑不安。

仁佑便我最近的情,我也只是心不在焉的口答,然我有直仁佑的眼睛,可以感受到,他正在打量我
的全身。

不是我自夸,到相貌,我和我姐姐是于「美女」范的,校若校花那我和姐姐一定是最有力的者。而
我与姐姐最大的不同,那便是她是,而我是一可的波波短。

今天我一件白色的衫,波浪花,外罩一件粉色的袖衫,下一件白色的褶短裙,露出一段光滑雪白的
腿,勾人眼球,再配上一白色的靴,使我真人看上去更加甜美可人。

但我在真希望自己越不起眼越好。

仁佑看我的候不的瞟向我短裙下的那大腿,那种眼神就像出火似的,而我是很本能的腿以防走光,
但我不知种越是自我保意的作,就越能勾起男人的欲望。更糟糕的是,由于被他看的非常不自在,心下
愈惶恐的我竟然不自地用手向下拉了拉自己的短裙,想短裙能再多遮掉些大腿暴露的面。

但是作一做出我便后悔了,因我看到仁佑的眼神已肆忌的在我的大腿上了,我甚至看到他重重的吞
了一口口水。

我忙站起,他:「……老,我有些事,我了朋友,在就要出了。我……我送老出去吧,晚上我跟老
了。」

完便身,想去他。

可是想到我身,仁佑便一把抓住了我的手,猛地我拽向他。

我被一股大力拽的失去平衡,坐倒在仁佑的腿上,他趁手抱住我的腰,我在怀中。

我心中大,在有想到仁佑竟然如此大,敢在我自己家中我行非,惊恐之下我用手住仁佑的身体,努
力想要重新站起,但是我坐在他的腿上,支不,手又以力,加上我整人都被仁佑抱住,站起一又坐倒下。

「你……老你干什么……放……老你放手啊!」

我努力扎想要站起,但是仁佑的手已始不矩起。他的手放在我的大腿上,始慢慢的、的摸,大腿一
直摸到膝,弄得我痒痒的,愈有力气站起了。

「小美人儿,今天我是特地上找你的。天亮我就等在你家口了,直到我看到你爸有你姐出去才上找
你。,真可惜,要是你姐也在就更好了,你姐妹花小甜妞就都是我的了!」

仁佑的手又始向上摸,一直摸到我的大腿根部。

「啊……你放手!不要……住手!放我!不要……不……」

我一直手住仁佑的攻,不他一步得逞,另一只手拉住自己的短裙,它向下拉行遮掩。

「哼哼,以我不知道,上次在化室我和那女生搞的候也看你了。反正我的真面目你已知道了,次就
我大大方方的搞一次吧,嗯?」

完,仁佑的手已抓住了我的。他的力气很大,我根本就不住他。他抓住我的,它一一往下拉,我只
能手隔裙子扯住自己的。

「你……你禽肉……住手!不要!」

只听「嘶」的一,仁佑用力一扯,竟我的生生撕,破碎的我的短裙中抽了出。后我倒在沙上,右手
又重新伸入我的短裙中。

他的手摸我的大腿,后一一摸到我的大腿,然我地住自己的腿,但是被仁佑了去,然后他的手指一
把捏住了我的唇。

「啊!」

突如其的刺激使我身一抖,我一手抓住仁佑的右手,想它自己的腿拔出,另一只手死死的住仁佑的
身体。

可是我的所有扎看起都是么的力,一只手的力量我根本不住仁佑的身体,更妄想它的手自己的腿拔
出。

仁佑此已用他的拇指和食指捏住了我的蒂,并的捏。一酸麻之感如同流一般遍我的全身,我拼命扭
身体,但由于仁佑整人在我身上的系而不得离,只能死死的住腿,不抗拒种痛楚的感。

「仁佑,你不是人!住手!不要……啊!不……不可以……停下……不要……求求你……不……住
手……啊……救命啊!救命…………」

仁佑手指不停,一口吻上了我的唇。我自然牙咬,同不停的避。

仁佑于手抽了出,我心中暗自松了一口气,仁佑便伸手到我的胸前,始撕扯我的外套,很快便我外
套的粒扣扯。

我慌忙用手遮,四只手在人之撕扯、扭打,但我又怎是仁佑的手,手很快便被他手牢牢扣住。他一
淫笑看我,一用另一只手慢悠悠的解了我外套的最后一粒扣,后朝一份,接便始解我衫的扣了。

此的我呼吸急促,胸口呼吸烈的起伏,凹凸玲的身感愈有致。仁佑解了我上面粒扣,看到我和胸前
的雪白肌以及那若若的粉色胸罩,竟不由得埋入我的胸,一手仍扣住我的手,另一手在我胸前一通摸。

被在身下的我力反抗,只能拼命呼喊求救。

仁佑在一摸之后松了我的手,后手扯住我衫的衣,用力向撕扯,「嘶」的一,我的香肩便暴露在外。

手重自由的我自然不默默受辱,我手抄起放在沙旁矮柜上的,就朝仁佑的上砸去。仁佑吃痛的反倒
在沙一,我赶起身朝大跑去。

由于我市慌忙之中拿起朝仁佑砸去,力气和位置都不到位,所以仁佑也并有什么太大的。他迅速起
身,一手抓住了我的外套。了他我自己的外套下,快速超口跑去。

但是想到仁佑竟快我一步,我打房,他便后赶上,一手大力砰。我惊得急急向后退。

仁佑一步一步的向我走,每走一步都我造成更深的力,我心中的望之感越越重。

我一后退一整理被仁佑扯的衫,手死死在胸前。

「小美人儿想跑到哪儿去?是乖乖的躺下,我保你很舒服的。」

「你……你做!」

「哈哈,,我做了很久了,不今天于要成真了。哼,第一次你姐妹你才十二、三,那候看你便是天
生的美人胚子,几年不,你姐妹都有已成如此志的小美人了,我怎能不心?」

一完,仁佑便朝我扑了,我身朝上逃去。

但是梯上到一半,仁佑便已赶上我,他后面一把抓住我的踝,使我一不,猛地跌倒在梯上。

然摔得很重很疼,但我暇及疼痛,立刻起身想向上爬,但是仁佑已后扑上,我整身体倒在梯上,得
我身向面朝上的力都使不上,更他在我身上的整身体起。

此我心中已越越望,忽然感到,自己的操在自己未成人之,便被人面心的畜牲行去了。

想到里,我止不住心中的恐,珠串串落下,不停的做力的扭扎,拼命呼喊求救,奢望有能突然出,
在危中拯救我。

仁佑的手我的腋下穿,到我的胸前,抓住我衫的衣,用力向后撕扯,他力气本就大,此刻更受欲火
焚,就如同一狂的野,我衫的扣一粒粒被崩。他我的衫向后拉扯,露出我那光滑的肩,我抓住衫的衣襟,
向阻止他扒下我的衣服,但仁佑抓住了我的手,我的手反剪到身体,后用膝住了我的手腕,如此,他便
而易的我的衫拉到我的身后,然后放我的手,衫我的臂上套出。

被扒下衫的我上身只一件粉色的乳罩,仁佑我的乳罩扣解,后扑倒在我背上,狂的吻我光洁的玉背。
同,他拉了自己的的拉,掏出了自己的男根。

我可以清楚地感到他的男根已底勃起,如同一根硬棒一般抵在我的腰身,我自然清楚他接下去要干
什么。

「不……不要!老……老我求求你……不要!你……你放我吧……我求求你……不要……」

我拼命哭喊哀求,但仁佑根本不于衷,他一吻我的玉背,一用手我的短裙撩了起。

由于乳罩的扣已被他解,我又是俯身朝下,乳罩很松松垮垮的挂在我的胸前,一不小心就整掉下,
我必用一只手在胸前,防止乳罩掉落,所以只能用另一只右手仁佑我的侵犯。

哪知仁佑很松的便一手我的右手抓住,另一只手撩了我的短裙。由于我的已被他撕去,短裙下空空
如也,臀暴露。

仁佑用手我屁股上肉,后便用他的男根住了我的后穴肛。

此我哪得上乳罩落,左手伸到身后住我的后穴。但仁佑正好一手抓一手,手分抓住我的左右手,然
后后一拉,我的身体不由自主地被拉得朝后抬起,而仁佑的男根捅了我的后穴。

「啊!不!住手!不要!不要!不要!求求你……拔出去……不……疼啊……不……住手……住手
啊……不要……不可以……」

我的后穴何曾受到如此粗的硬物行插入?我可以感到仁佑的男根比我的后穴洞口要粗得多,在他行
插入我的后穴,我的肛得死死的,穴口的皮有些被撕裂,生烈的心之痛。

仁佑拉我的手我的身体一向后拉扯,配合他下身的挺作,男根在我的肛抽插,粗的男根在我身体里
一一出,我的口越扯越大,并泛出血。

我疼得嘶裂肺的尖叫,又扎不得,只得扭做力的抵抗。

仁佑的抽插作和我的扭挂在胸前的乳罩松落,我的酥胸半露,并且扭不住地上下晃,人看得乳香四
溢。

仁佑放我的手,反而后一把我抱住,扯下我的乳罩,一大手按在我的乳上,一用力捏我的丰胸,一
快速在我的后穴中抽插,很快我就被他折磨得身力,只得咬牙,默默忍受他我的暴凌辱。

也不知他抽插了多久,但是在我看,程就如同了一整世那么。忽然我感到他的一抽搐,后仁佑蒙哼
一,我的肛道便感到一,我心下知,禽不如的畜牲已他的液射入了我的清白之中。

,仁佑才我放,我的体抽出,靠在上喘气。而我已被他折磨得几欲昏厥,我四肢酸的趴在梯上,中
只想快离畜牲,于是我提起体所剩几的气力,手并用一一、慢地向上爬。

可是想到仁佑很快便恢复了体力,我未爬到梯部,他便已站了起,并朝我走。

他到我的身后,一把弱的我抱了起,后走了二的第一室。

第一室是我姐姐的,仁佑看到床放我姐姐的照片后,冷笑道:「哈哈,原是你姐姐的房啊,那就你
姐姐做我的人,你大成人,花蕊放的那一刻吧!」

完,便我摔在姐姐的床上。

我一听心中大,我勉支起我的身子,腿,一手在胸前,一手掩在我的下体之上,哭向他哀求道:「
不……不……求求你……不要……你……你已……已得到我了……求求放我吧……我……我受不了……
我真的受不了了……」

仁佑道:「那只是身,我插的是你的后面,你的女膜破呢。到底,其在你是花大女呢,怎么能算呢?
小美人,就老你苞吧!」

言仁佑一把扑上床,我摁倒在床上,后抽掉了床的,我手捆住,在床。

然后,仁佑我的腿行扒。

「嘿嘿嘿,小美人的小穴真可啊,真想一口把它吞到嘴里去!」仁佑道。

,他已伸出手掌在我的禁地上摩擦,中指掠触及到肉又嫩又滑的感使他一肉酥麻。

「啊!不……住手!不要!」

我力的扎,而仁佑伏到在我的胸前,左手仍玩弄我那毫不防的穴,右手捏住了我一只的乳房,嘴唇
狂地吸吻另一只,不住的舔啜吮。

我已是玉体毫不保留地任由禽布了。

后,仁佑趴下大嘴就上我的穴口,用力吸吮我的小嫩穴。而我的身体不地受到仁佑的刺激,于始大
量出的液体。

我羞的流面,腿踢。

仁佑手抓住我的腿,他法再忍住泄本能的烈愿望,他弓起腰,下体挺多的具迫近我分叉的腿穴口,
得意地在穴口上研磨揩弄,后一插入底!

「啊……不!不要!不要!不……救命啊……不要……」

仁佑毫不我的感受,直接插入了我的道,大的力我的女膜一下刺破,我感到下体便如同被生生撕裂
一般疼痛。亦想到我的清白操以底底的被仁佑所取,心中充了比的望,恨不得自己能立刻死去。

接下仁佑亳不怜香惜玉地粗暴抽插我的小穴,每下都把整支巨棒去,在痛下我拼命地扎,但我的扎
只是徒然。

仁佑在抽插之余,手猛力抓我雪白的乳,又用手指捏美的乳,用力地向外扯出,痛得我不住的扎尖
叫。

不知道是不是先前已射一炮的故,次仁佑抽插了更的,在他的攻下我已神志不清,下体也被抽插的
越越麻木,我甚至在心底祈求他,快射吧,因我真的已支持不下去了……于,仁佑再次到界,他他的深
深刺入我的道深,抬低吼了一后,的精液一一的射入到我的身体中,一滴不剩。

于得到足的仁佑抽出自己的,我的身上爬了起,我蜷起自己赤裸的身体,不住地哭泣。

但是,仁佑似乎并有离的意,他到我的身,一摸我洁白光滑的、抖的身,一道:「我在家里好好等,
精心布置一下,等到你的父母和你那漂亮的姐回的候,他一定大吃一惊,然后掉我得陷阱之中。到候,
我你和你的父母都眼欣到你的姐姐是如何被我奸、被我凌辱的,哈哈哈哈!」【完】  

  评分

  相关推荐

网站地图 产品合作:@A_yindang

警告:我們立足於美利堅合眾國,對全球華人服務,受北美法律保護,若訪客地區法律不允許,請自行離開!